“叔叔,你的烟盒还要吗?”
发布者: 超级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24-05-31 已访问: 10 次
8岁的亮亮从长辈手里获得了一张新的烟卡,他把鼻子凑上去深深吸了一口气,香烟残存的味道进入了鼻腔。
“这个是真的!”亮亮美滋滋地收起卡片。今天,他的烟卡战队里又多了一员“大将”,可以和他的小伙伴一较高下了。
01
一股“拍烟卡”风,
正在校园蔓延
最近一段时间,烟卡游戏风靡全国小学,这个游戏有一个关键的道具——烟卡。
烟卡源自香烟盒,孩子们通过折叠香烟盒的盖子制作成长方形的卡片,放在地上轮流拍,谁能将对方的烟卡拍翻面,就能赢得对方的烟卡,越贵的烟所对应的烟卡也越“高级”。
“大概从今年开始,孩子迷恋上了玩烟卡,目前他已经攒了几十张烟卡,在班里都不算多的。”亮亮的爸爸告诉中新健康。
各色烟卡(受访者供图)
别小看这样一个小小的游戏,里面的“门道”很多,根据香烟品牌的价格、稀缺程度不同,烟卡也有自己的价值,孩子之间会形成“交易市场”。
“像和天下这种昂贵的香烟牌子是最受小学生欢迎的,很稀缺,我自己不是烟民,孩子就会管家里其他长辈们要废旧的烟盒制作烟卡。”亮亮的爸爸说。
这不是个例,陈女士的儿子今年10岁,她说,这阵子,儿子的班上也有很多同学痴迷于集烟卡。孩子们有时会在放学时寻找正在抽烟的家长,直接向他们索要烟盒,也有一些孩子甚至在垃圾桶里翻找,寻觅别人不要的烟盒。
02
平台销售上百万“烟卡”,
从哪来的?
100%真烟卡、到手580张送和天下、只做精品稀有卡、保真全靠捡……在电商平台输入“烟卡”二字,就会跳出五花八门的商品推荐。
在电商平台,烟卡的售价差异较大,从几元一张到几分钱一张不等。
电商平台售卖的烟卡
对于所售商品真伪,有店家直言店内烟卡并非真烟盒所制,而是印刷品。
也有商家称自家烟卡绝对“保真”,并向记者发来制作烟卡的视频,强调“懂的人都懂”“烟卡都是消过毒的,不消毒家长不让用,你可以闻闻,都有淡淡的烟味儿”。
不过当记者问到这些卡片的具体来源时,不少商家都讳莫如深。有商家在自己的商品介绍内专门标注“全靠捡”,平台的销售数据显示该商品已售出上百万张。这么多烟盒是从哪里“捡”的?不得而知。
在商家的商品评价栏,不少家长还发了“买家秀”,把自家孩子玩烟卡的照片配在了评论区,称“孩子们最近都爱玩烟卡,每天放学都要玩”。
亮亮的爸爸则告诉记者,孩子们都很“精”,给小孩买了普通的印刷品烟卡他们不要,必须要真烟盒制作的烟卡。
“我家小孩以前不懂香烟,玩了烟卡以后现在对各种香烟品牌了如指掌,比大人懂得都多。”他说。
03
多地倡议禁止
律师:制售烟卡涉嫌违法
拍烟卡的风靡也引起了各级主管部门的注意。
例如,今年3月底,海南海口市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就在辖区学校周边的文具店、玩具店等对“烟卡”销售展开专项检查。
本月,甘肃天水教育局发布《关于禁止学生玩“烟卡”游戏的倡议书》,详细列举了“烟卡”游戏有形危害和无形危害,提醒家长不主动向孩子提供“烟卡”,不要让孩子带“烟卡”进校园。
长沙市教育部门最近要求学校到校园周边摸排商户是否有销售烟卡的行为,并告知有关执法部门查处。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公益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李恩泽对中新健康表示,经营者向未成年人售卖“烟卡”属于违法违规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有明确“给予未成年人特殊、优先保护”“不得危害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和身心健康”“学校、幼儿园周边不得设置烟、酒、彩票销售网点”“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酒、彩票或者兑付彩票奖金”等内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发送任何形式的烟草广告。禁止利用其他商品或者服务的广告、公益广告,宣传烟草制品名称、商标、包装、装潢以及类似内容。
“‘烟卡’所携带的商标本身代表了相关的烟草品牌,因此其本身不可避免地带有广告的性质。显然向未成年人出售、赠与‘烟卡’都是对其身心健康不利的行为。”李恩泽说。
另外,也有律师认为,销售烟卡涉嫌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侵犯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教授马迎华表示,烟草广告促销赞助活动、青少年生活环境和成年人的吸烟行为等都是诱导青少年吸烟的因素。社会各界应行动起来,为青少年创造无烟的环境,保护青少年未来不进入吸烟队列。
李恩泽呼吁研发专门针对青少年的卡牌游戏,以替代烟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