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发布学位预警,今年将成“最难入学年”?
发布者: 超级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23-05-23 已访问: 12 次

2016年1月1日起,我国“全面二孩”政策开始正式实施。在此背景下,2016年到2017年,全国各地陆续迎来了一个人口出生高峰。而今年,这批“二胎”儿童要上小学了,这也给各地的义务教育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入学压力。

但更大的挑战在于,全国多地的“二胎”儿童在2018年之后又迅速减少,这就意味着,各地为了应对二胎入学潮新增的学位,又需要在两三年后面临快速收缩的压力。今年要愁学生太多,再过两年就要愁学生太少,这确实很让人犯愁。

多地发布学位预警

进入5月,全国各地的“幼升小”招生工作陆续开启。

“你家的对口小学变色了吗?”祁奚的女儿今年即将上小学,她告诉记者,这成为几乎所有今年面临幼升小的杭州家长的热门话题。

据了解,今年4月,杭州市教育局发布全市义务教育公办学校入学预警。杭州市教育局透露,杭州市2022年共招收一年级新生约12.5万名,但2023年目前摸底的潜在适龄生源在15万左右,创历史新高已成定局。

因此,杭州市为家长提供了各个学校的入学信息查询,对于学区内适龄户籍生人数达到或超过学区小学常态招生计划数的100%给予“红色预警”,学区内适龄户籍生人数介于学区小学常态招生计划数的90%至100%的给予“黄色预警”。

学位紧张的杭州小学会“变色”

不只是杭州。广州、长春、北京、青岛、成都、济南、大连等多地都发出了学位预警,甚至一些县级市也有多所学校发出“红色预警”。

据祁奚介绍,杭州小学的录取是有先后顺位的,俗称“一表生”“二表生”“三表生”“四表生”……所谓“一表生”就是学生与父母同户、同住在本小学学区内,“二表生”是指户口在本小学学区内的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家,“三表生”是指有本市常住户口但不在本小学学区内,“四表生”则是无本市常住户口的借读生。

祁奚女儿要入学的学校已经显示“红色预警”,这就意味着顺位靠后的生源被录取的可能性很小。“我们的对口小学,之前是一表生、二表生都能进的,三表生有一部分会被分流。但今年说不定二表生都要被调剂的。”祁奚说。

北京的情况也类似。以海淀区为例,来自海淀区教委的数据显示,2023年,海淀区中小学面临学位供给的严峻挑战,特别是小学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入学高峰,预计达到4万人,初中入学预计达到2.75万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或将增加1.6万人。

“我们是‘四老房’(即学生户口在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家),哥哥3年前顺利入学了,但今年因为入学孩子多,学位紧张,弟弟很可能要被调剂。”今年面临幼升小的北京家长王玲告诉记者,他们只能将老人的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让孩子能够变成第一顺位。

“房产过户要交十几万的税费,但为了孩子也没办法。如果被调剂,学校不好不说,还可能离家很远。”王玲说。

入学人数“过山车”

高涨之后马上暴跌?

由于从人口出生数据可以预估出入园、入学高峰,因此各地都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应对准备。

以北京为例,根据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2022年,全市新增了2.9万个中小学学位。2023年,将继续新增中小学学位2万个。而以北京市教育资源强势区之一的海淀区为例,来自海淀区教委的数据显示,2022年,海淀区新增中小学学位超过1万个,2023年还将新增中小学学位5560个。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记者,据他的了解和观察,目前各地应对“二胎入学潮”虽然有压力,但整体上“问题不大”。

“因‘全面二孩’政策所形成的入学高峰是个小高峰,这个小高峰与若干年前学位的高峰相比,依然是一个相对低的状态。但各地的情况确实也有很大差异,大城市肯定更加严峻一些,而中小城市,尤其是农村,近年来一直处在生源外溢的状态下,所以并没有形成太大的入学压力。”储朝晖分析。

在储朝晖看来,即使是在学位紧张的大城市,整体应对能力也是不成问题的。“做到‘有学上’问题不大,但要做到‘上好学’,那问题就比较大了。所以,目前面临的难题不是增加多少个学位,而是如何进一步推动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他说。

但另外一个问题更为严峻,因为“二胎”儿童在2018年之后迅速减少,如果入学高峰之后很快又出现学位“过剩”,该如何应对?以北京为例,可能会在几年之内就迎来入园、入学人数的“断崖式下跌”。

来自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显示,北京市户籍人口出生近10年来的最高峰出现在2017年,即“全面二孩”政策的第二年,当年户籍人口出生数为17.1万人,2018年为14.1万人,2019年为13.3万人,2020年为10万人,2021年则降到了9万人。

而到了2022年,虽然尚未有官方数据公布,但有机构根据各大医院的数据推测,2022年北京户籍的新生儿可能仅7.5万人左右。

根据2023年3月21日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发布的《北京市202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22年末,全市常住人口2184.3万人,常住人口出生率为5.67‰。而截至2016年末,北京市的常住人口出生率为9.32‰,2017年末为9.06‰。

储朝晖也强调,更应该关注的是接下来很快就会到来的入园、入学人数下滑。“这确实是一个需要各方认真考虑的问题,因为它涉及学校的效能安排,涉及要不要有人员的更迭,要不要招聘新的年轻教师。尤其是有很多地方,只有一个单一的办学主体,应对能力就会明显不够。”他说。

据记者了解,现在,全国多地的幼儿园已经开始出现生源不足的问题,预计很快会传导到义务教育阶段。储朝晖建议,应该尽快发展多种主体办学,尽可能实现教育均衡,尽可能实现公共服务的多样化。

“公共服务不应是单一标准的、刻板的,公共服务应该是有适度竞争的,这样才能够更好地满足大家的求学需要,才能够真正实现‘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的目标。”储朝晖表示。

(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来源:央视网)